深圳货柜车三度倒车撞死两人案开审图夺冠

常德历史解密网 2020-11-20 03:02:34

深圳货柜车三度倒车撞死两人案开审(图)

昨日下午,受审的金喜明(右)和金喜庆(左)同车押到法庭参加庭审。本报徐文阁摄

时隔1年零7天,备受关注的三度倒车恶意撞人致两死一重伤的杀人货柜车案,昨日下午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庭首次开庭审理。肇事司机金喜明被深圳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起诉,其弟金喜庆以涉嫌窝藏罪同堂受审。控辩双方主要围绕金喜明“是否主观故意杀人”和“是否犯有精神病”展开辩论,法院将择日宣判。

金喜明涉嫌故意杀人罪

昨日的庭审原定于下午3时开庭。昨日下午2时50分左右,能容纳50人左右的法庭早已被旁听者围满。除了双方家属之外,一些法律界人士和媒体也前来旁听。

昨日下午3时50分左右,庭审开始。金喜明和弟弟金喜庆被一起押上法庭。“被告人金喜明无视国家法律,故意杀人,致2人死亡1人重伤,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深圳市检察院作为公诉方,分别以故意杀人罪和窝藏罪,起诉金喜明和金喜庆。对检方指控,金喜明坚称自己没有故意杀人的主观意愿。

由于性质恶劣,杀人货柜车案自去年9月23日经本报报道之后,引起强烈社会反响。肇事之后,肇事司机金喜明曾逃亡至云南、新疆等地,其间曾潜回深圳接受弟弟资助再行逃亡,2006年10月8日金喜明在新疆被警方抓获,随后被押回深圳。

南山警方和深圳市检察院对此案极为重视,其间深圳市检察院曾两次退回南山区公安局补充侦查,直至今年6月16日,公安机关第二次补查重报,7月26日,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昨日庭审中,金喜明的弟弟金喜庆以“涉嫌窝藏罪”同堂受审。公安机关的侦查显示,2006年9月21日案发之后,当年10月2日,金喜明曾潜回深圳,其间数次与金喜庆联系,金喜庆继而分两次将10000元交给金喜明,帮助金喜明逃匿,金喜明被抓获时身上尚余9000元。

庭审持续了近2个小时,法庭没有当庭宣判,将择日宣判。

庭审焦点:是否主观故意杀人?

“我开过去的时候,是想把他们撞开,我以为他们会躲开的。那儿知道他们没有躲。”

“如果能躲的话,你认为他们会选择不躲而被货柜车撞吗?”

这是昨日庭审期间金喜明与检察员之间的对话。金喜明对于自己三次倒车之后前冲、撞上3人致2死1重伤的事实没有异议。不过,金喜明坚称,自己首先是遭遇人身危险,之后再倒车前行试图撞开条路离开,“没有想要撞死两个人”。

昨日的庭审中,检察员出示了现场物证、6名证人证词、多项司法鉴定报告等诸多证据。一份公安机关的审讯笔录显示,金喜明曾明确告知办案民警,自己倒车之后前冲是因为“恨他们”。

“你说深圳限制利用朋友身份证开户存钱市区鸣笛你才没有提醒挡路的6个人,那么交通规则要求闪灯提示,你为什么不闪灯?”针对金喜明坚持“只挂3挡控制车速并且控制油门希望6人闪开”的辩解,主审法官也忍不住当庭反问。

法律界人士分析,一旦法院认定金喜明故意杀人罪,由于导致2人死亡的严重后果,金喜明极有可能面临死刑判决。不过,一旦认定金喜明没有主观杀人意愿改判过失杀人罪,金喜明将逃脱一死。

昨日庭审的另一个焦点在金喜明作案时是否精神正常。

南山区公安局和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在办理此案时,曾对金喜明做了《精神疾病司法鉴定书》,鉴定书最终结论为金喜明没有精神病,作案时思维和情绪属于能够自己控制的范围。

“金喜明的家族有严重的遗传病史,他在做精神病司法鉴定时隐瞒了这一重要信息。”昨日的庭审中,金喜明的辩护律师广东金圳律师事务所陈旭明律师指出,金喜明自己当时提供的这一虚假信息可能会影响《精神疾病司法鉴定书》的结果,因此希望对金喜明重新进行精神疾病鉴定。

据了解,目前2名死者和重伤者家属,尚没有得到任何来自金喜明家人和所属公司的赔偿。3名受害者家属均已经提请附带民事诉讼,法院已经受理。

-杀人货柜车案回放

◎去年9月21日晚9时许,深圳市南山区月亮湾大道与前海路之间的桂庙西路段,一货柜车撞向因车辆被刮而拦车理论的6男,致2死1重伤。警方定性其为恶性事件。

◎去年9月25日,肇事货柜车在深圳市福永街道翠岗东路一处树阴下被发现,警方锁定肇事司机为42岁的金喜明。

◎去年10月2日,金喜明潜回深圳,其弟金喜庆给其1万元现金助其逃跑。

◎去年10月8日晚,逃至新疆乌鲁木齐的金喜明被警方抓获。

◎去年10月13日,金喜明被押回深圳,10月18日被正式批捕。

◎今年7月26日,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诉金喜明故意杀人罪,诉金喜庆窝藏罪。

-手记

货柜车杀人缘何发生?

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撞向拦路的6名男子时,金喜明的心中“只有恨”。他的恨,由何而来?剔除个人的癫狂,社会性的悲剧值得追问。

“6个男子拦住去路追拍车门,换成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办。”这是金喜明的辩护律师陈旭明昨日下午的陈述。陈旭明在庭上坚持认为,金喜明那一刻的举动铸就4个家庭悲剧,抛却个人因素,案子背后的社会悲剧值得重视。

事实上,杀人货柜车案背后留有的一系列疑问,指向不应该仅仅是金喜明。

此前素不相识,没有任何恩怨情仇,他为何驾车直接撞向路上的6个人?为何在撞倒3人之后,他还要两次倒车追撞其他3人?仅仅因为一次无法证实的擦车?42年未有恶行的金喜明,为何在那一刻丧失人性?

交警的记录显示,金喜明此前两次在撞车之后遭遇对方多人打骂;法庭上,金喜明说几年前和宝马车碰撞之后被宝马车主带人围攻暴打,心头留下关于撞车党的阴影。

“撞车党打人勒索的事,在深圳太普遍了。”昨日旁听庭审的一位法律界人士分析。生活在一个缺乏安全感的地方,是金喜明悲剧的社会原因之一,对于死者陈娘朝和姚国栋,以及丧失自理能力的邱辉金,何尝不是?

三秒钟过后四个家碎了

“谁给你发工资?你和那家公司是雇用关系?”

“广强物流!维嘉货运只是我们的车挂靠的。”

昨日下午的庭审开始之前,一名审判员首先问了金喜明这个问题。事实上,尽管这个看似不经意的问答无关刑事案件的判决,却对于2死1伤的死伤者家属来说,显得尤为关键,因为这关系着随后的民事诉讼中,死伤者家属可能获得的赔偿数额―――在金喜明资产有限且大部分被转移的情况下,死伤者家属们寄希望于雇用金喜明的香港广强物流贸易运输有限公司承担连带赔偿。

“三秒钟酿成的悲剧,却让四个家庭家破人亡!”昨日庭审结束后,一位参加庭审的法律界人士感慨。

今年43岁的金喜明1990年就来到深圳,此后一直做货柜车司机。据同事讲述,金喜明平日为人和善。案发之前,金喜明有着令人羡慕的家庭,在南山区前海明珠,有属于自己的房子,10多岁的儿子正在上学,妻子贤惠顾家。

据称,案发之后,金喜明早在逃亡过程中就精心布局,尽量躲避可能的民事赔偿。案发后,金喜明的妻子已将房产卖掉,继而与金喜明离婚。不过,这一消息没有得到金喜明家属和辩护律师的确认。

与金喜明家庭破裂相比,两名死者陈娘朝、姚国栋和重伤者邱辉金的家属,则显得更为悲惨。

去年35岁的针对包括欧盟各国在内的向其实施制裁国家陈娘朝出生在广东省陆丰县甲西镇大坡村,18岁时,陈娘朝离开陆丰独闯深圳,最初在工地上做小工,后来相继做过泥水匠等活,多年来,一直是家庭乃至家族的顶梁柱。陈娘朝死后,80来岁的老母亲和4个年幼的儿女一下子失去了主心骨。目前,全家仅靠陈良朝留下的机械维修点来维持生计。

另一名死者姚国栋,家在陕西洛南山区。3岁时父亲就因病撒手而去,1988年,19岁的姚国栋独自到深圳南山打工,从电焊工学徒到普工,直到分管技术的厂长,一步一个脚印艰辛走来。姚国栋死时,妻子詹丽正好怀胎8月,2个月之后,遗腹子出生。随后,詹丽卖掉了在深圳的房产,将儿子留给在湖南的父母后只身前往广州打工。

“以前他是最孝顺的,现在却什么都不知道了。”9月26日中午,见到重伤之后的邱辉金,这位40多岁的男子神志不清,没有正常的言语表达能力,生活不能自理,也丧失了最基本的劳动能力。

本版采写:本报 姜锵

(:王莉)



肇庆白癜风在哪里治疗
汕头白癜风治疗较好医院
汕尾白癜风权威医院
友情链接